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非私小說-旅行:(三)大阪 ==> 奈良 (上篇)


非私小說-旅行:(二)關西機場 ==> 大阪


Ch.01


一向淺眠的他起了個早,

神清氣爽地從盥洗室出來。

撇開馬桶會在人坐下後水聲大作、

以及使用完畢後會射出力道微妙的水柱讓人頗不自在,
他對日本的基礎城市建設感到相當滿意。

衛生紙用完可以直接沖掉、

室外絕大多數的公用廁所都有取之不盡的衛生紙、
閱讀方便、一目瞭然、數量龐大到甚至有點囉嗦的各種指示。

最重要的是,任何一個水龍頭扭開來都可以直接喝!!

這對經常處在半缺水狀態的他來說簡直就是神燈精靈級的福音。


回到床鋪旁,妻子仍然安祥的睡著。

他席地而坐,
拿出了昨天在二手書攤買到的戰利品,
用殘破的日文似懂非懂地讀著。

這是早上六點,

大阪的清晨。

......


"窸窣窸窣"


他被一陣聲響弄醒,

看見妻子正在整理著今天出門的各項裝備。
原來不知不覺間,他睡了個名副其實的回籠覺。

「把你吵起來啦?真不好意思,我本來打算整理好了再叫你呢。」

妻子看到他坐了起來,笑道。

「嗯嗯...沒關係,妳刷牙了嗎?」

還沒從二次睡眠的昏迷狀態中甦醒,他問。

「嗯,我已經弄好了。

來,牙刷在這裡,換你去刷牙吧。」
妻子一面從行李中拿出牙刷,一面又放了幾件東西到行囊中。





Ch.02


來到民宿大廳,

工作人員正在櫃台專心使用著電腦。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まさえさん」

他像是來別人家裡作客的小孩似的,
乖巧的向工作人員打招呼。

附帶一提,

工作人員的名字是二十秒前妻子在電梯裡告訴他的。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

まさえさん對於兩人的主動問候似乎有點意外,
很親切地回應兩人。

問了兩人今天預定的行程,

まさえさん拿出幾張大阪、京都當地的觀光地圖塞到兩人手裡。

在之後的幾天裡,

兩人發現這些當地拿到的地圖,
實用程度確實比 Google 地圖高出百倍......

......


在難波車站的大廳,

兩人抬起頭,研究著路線和價格圖。
兩人低下頭,研究著自動購票機的使用方法。





這種極富觀光客風格的買票法當然引起了車站人員的注意,

一位中年阿伯來到東按西按的兩人身邊,
流暢而友善的開口:「@!#%^$%@^&@#) ですか?」

因為語速太快,他只聽得懂句尾的三個字......

正在投錢的妻子就更不用說了,
她甚至沒有發現有人正在和他們說話。

「アノ。。。奈良ヘ行きたい」

沒工夫去想介詞用的對不對了,
他拚了命的拼湊出這句乍聽之下好像沒錯的日語。

霎時,

他聽見了來自阿伯內心的聲音,
那聲音是那麼的清晰,
以至於他現在回想起來,
還覺得那阿伯當時真的那麼說過。

「哭爸,那A洗瓦郭郎!」


從阿伯的臉上表情,

他肯定他心裡曾經閃過這個念頭。

「奈良?奈良ですか?」


很快斷定多說無益的阿伯,

確定兩人要去的地方後,
飛速來到購票機前,
以熟練如微軟程式員的手法打出兩張票。
一反手拿給目瞪口呆的兩人。

隨即堅定而有力的轉身,

消失在難波車站的茫茫人海中,
只留下那一絲淡淡的巴拿馬菸草香氣。





「你以為自己來到人生地不熟、

語言不通的日本會很緊張?
我告訴你,跟你說話的日本人比你更緊張!」

「想要看日本人手足無措的樣子,

只要突然跟他說英文就好。」
回國後,穿著汗衫拿著啤酒的他這麼說。

Ch.03


坐在往奈良的火車上,

妻子拿起在難波車站買來的早餐,
開心的拿出來一一檢視著。

「首先是昆布飯糰~」

妻子用哆啦A夢的口氣說著,
他在一旁作勢鼓掌製造氣氛。




將昆布飯糰放在身邊,

妻子從袋子裡拿出另一樣事物:
「接著是梅子飯團~」





討厭酸味食物的他立刻露出嫌惡表情,

見狀的妻子將昆布飯糰交給他:
「來~給你~」

「食物怎樣先不論,

妳不覺得光是能在電車上吃東西,
就很有一種背德的快感嗎?」
他一面吃著有點太鹹的昆布飯糰,一面有感而發的說。

「很抱歉我無法附議你......」

妻子非常滿意的吃著很酸卻很開胃的飯糰,
同時露出" = = "的表情看著他。

這是他們在日本的第一頓早餐。


......


他看著路邊的房子從高樓大廈到平房矮舍,

意識到他們已接近奈良了。

即使是急行電車,這趟行程大概也需要四十分鐘到一個小時左右。


下車出站後,他們並沒有立刻趕往各個景點。

妻子深知他喜愛悠哉游哉的閒晃、
以及不論多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樂上半天的特性,
將行程安排的非常鬆散。
於是他們現在漫步在奈良車站旁的商店街裡。

當時已近中午,

他們隨意走進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餐廳。





而這也是他們整趟日本行的標準作業:

事先不查資料,肚子餓時,
路過哪裡,看到店裡有坐人就憑感覺衝吧!

「正應了經上那句:

『你們無論進那一城,那一村,
要打聽那裡誰是好人,就住在他家,
直住到走的時候』」(太10:11)
回國後,穿著汗衫拿著啤酒的他這麼說。

Ch.04


「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店內一派朝氣蓬勃的模樣,
許多一望即知是當地人的客人正在吃飯,
每桌不論男女老少,桌上都擺著一杯杯的啤酒。
桌子的中央是塊大鐵板,
熱氣蒸騰,發出大阪燒的"滋滋"聲。

一位親切大媽的引導他們脫了鞋,盤腿入坐。

大媽轉身走進後場,說了幾句話,
只見幾名工作人員對他們投以好奇的眼光。

他替妻子將菜單譯成中文,

沐浴在妻子崇拜而感謝的目光下,
完成了點菜大業。

首先送上來的是大杯啤酒。






「這玩意大得太誇張了吧!?幾乎跟我的臉一樣大杯了!」


接著是明明住在大阪的他們卻跑到奈良才吃的"大阪燒"





「啊啊...跟台灣的TEN屋比起來,日本的摩登燒倒是非常樸素啊」


然後是雖然看得懂漢字卻完全不了解意思的"明石燒"





「半熟的雞蛋與麵糊交融在一起,產生了美妙的甜味。

裡頭包著的章魚腳帶來了鮮味,口感又富有嚼勁!這簡直是絕品啊!」
他們對於這道物美價廉又大份的料理讚不絕口。

看著工作人員熟練的翻動他們鐵板上的摩登燒,

「あの......台湾もこの店がある。」
他指著鐵板上的摩登燒,用破破爛爛的日語道:

「でも こちらの店員さんはもっと上手ですね。」

盡力擺出友善的表情,他對桌邊服務的年輕店員這麼說,有點擔心自己的意思沒辦法正確表達。

「本当ですか?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店員妹妹的臉上露出開朗的笑容,
愉快的回應他。

看著對面的妻子的溫和的表情,


「妳知道,我一向以台日關係的和諧為己任......噗啊!」


這麼說著的他被踢了一腳。




( 旅行:(三)大阪 ==> 奈良 (下篇) )


回到其他個人創作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