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8日 星期日

非私小說-旅行:(四) 京都



Ch.01

她眼前有個男子正高談闊論著,
黑色短髮,藍框眼鏡,寬鬆的Polo上衣,
有種名士派不修邊幅的風格。


使用著不熟悉的語言,
他少了平時的懸河語速與連珠妙語。
但那努力思索適當詞彙的笨拙感,卻十分可愛。

起碼她這麼覺得。

這是她很喜歡的一景,
看著面貌稚氣的丈夫嚴肅說著些似是而非的大道理,
總讓她感到趣味橫生。

但,今天,她卻沒有那般閒情欣賞丈夫的發言。
帶著力求親切的笑容,她不動聲色的注意四周的一切異常情況。



他們身處於危險之中?

不,不,當然沒有,
當然沒.....

不過也許算是有吧?
這取決你以何者的角度來看......

Ch.02

不同於大阪的繁華、奈良的典雅,
京都是個「居家感」強烈的城市。

除了真正的景點以外,
整個城市沒有明顯雕琢的觀光景點感,
當地的居民經常會對明顯來自外國的兩人投以好奇眼光,
交談時的「外國Panic」也格外明顯。

又以他們下榻的民宿尤然。

「わたしの英語も悪いです」
面對日英夾雜使用的兩人,
民宿主人なりさん一本正經的這麼說。

「我覺得他好像有點緊張耶。」
Check In 時,妻子小聲地說。

「嗯,尤其在我們說英文的時候...」
他點點頭,附和妻子的觀察。

なりさん帶著他們四處移動,
介紹著民宿內的設施。
民宿房間是非常標準的和室,
榻榻米、禪宗字畫、西陣織、以及一小盞蚊香。


和住在大阪時的民宿不同,
京都這間民宿有個規定:

「原則上不准在房內飲食,
如欲飲食請至民宿客廳」。

因此他們每天的"小"酌時光,
被迫從房間移到客廳。

晚上,他們結束在京都一整天的步行探訪,
洗了個澡,
帶著在當地專賣店買來的日本葡萄酒,
神清氣爽的來到客廳。

Ch.03

客廳裡空無一人。

「沒辦法,只有這個,將就著用吧?」
他從碗櫃裡拿出兩個玻璃水杯,
有點無奈的道。

兩人席地而坐,
伴隨窗外的風鈴聲與一絲隱約的蚊香氣息,
品嘗著在日本喝日本葡萄酒的醍醐味。


此時,
一名身著黑色T恤的女子走入客廳,
向兩人道了晚安,從冰箱裡拿出一壺麥茶,
替自己倒了一杯後,徑自坐在兩人對面。

以年齡看,大概可以算是所謂「輕熟女」一類,
那人一面翻著裝潢雜誌,一面小口喝著麥茶,
一派日本女性特有的溫和氣質。

他們不禁降低音量,
唯恐打擾了來人。

沒有多久,
一名短髮的年輕女子走進客廳,
向三人招呼過後,倒了一杯水,
坐在他們的右手邊。

她與黑衣女子似乎並不熟識,
兩人沒有太多交談,只是各自看著雜誌。

這倒讓他們感到有點不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該繼續聊天,
若四個人坐在客廳裡什麼話都不說,
好像也不大對勁。

「試著裝作不在意吧」
他心想著,
一面和妻子品頭論足著眼前的葡萄酒。

沒想到兩人開口後,
卻引起了另外兩人的注意。

「君たちはとこからですが?」
黑衣女子饒富興味的看著兩人,

「あの、、、台湾からです!」
濫竽權充發言人的他客氣的回答。

「へ~台湾からですが?いいね!」
黑衣女子笑著附和著。

終於有人打破了沉默,
原本在讀雜誌的短髮女子也抬起頭來,
看著眼前的兩名台灣人。

黑衣女子轉頭看了短髮女子,
接著問道:
「あなたは?」

短髮女子說了一個單字,
黑衣女子露出理解的表情,點點頭。
接著轉過頭來問他們:
「分かりますか?」

「わかりません」
他搖搖頭。

黑衣女子露出輕笑,
拿起放在桌上的筆記本,
寫上幾個字,反手放在他們面前。

筆記本上充滿前人的塗鴉和文字,
甚至還有個手繪的台灣地圖!
他們這才知道這是民宿裡用來筆談的工具。
在漢字通用的國家中十分有用。

黑衣女子指著簿子上的一個地名,念著
「神奈川(かながわ),知りますか?」

他大點其頭,道:
「知りますよ!"スラムダンク"のかながわでしょ

也許是從他口中說出的Slamdunk發音不甚標準,
黑衣女子一下子沒有意會,
反倒是一旁的短髮女子立刻笑了出來:
「そうそう!スラムダンクです!」

黑衣女子這才聽懂,道:
「すごいね!"スラムダンク"も知ります?」
女子訝異的看著他們。

隨著他們陸續對話,
兩人才知道黑衣女子是民宿的女主人,
也就是看起來緊張兮兮的なりさん的妻子(?)。
而短髮女子是從神奈川來京都旅行的遊客。

「私は智(ち)です」
黑衣女子 (智さん) 一面在記事本上寫著,一面說道。

「でもこの漢字のpronounceは二つよ~」
「”ち”と”とも”,二つは『智』です」
她向兩人補充著關於自己名字的小知識。

「あ!わかります!陣内智(とも)則の”とも”でしょ?」
他腦袋中貧乏的單詞表很快聯想到能夠呼應的例子。

也許在關西舉關西藝人的例子正中她們的喜好,
智さん和短髮女子立刻捧腹大笑,
「へ~~陣内智則も知てる?」
兩人異口同聲的問道,
略嫌誇張的反應,
讓他小小的虛榮心得到很大滿足。


回到文章的開始,
此時,身旁的妻子正帶著親切的笑容,
不動聲色的注意四周的一切異常情況。


如果她們打算跟你交換臉書之類的話

格殺勿論


事後妻子這麼說。

Ch.04

由於明天還要早起,
神奈川來的短髮女子先回房休息了。

剩下智さん和他們坐在客廳中,
總不好只有他們二人獨酌,
於是他們也替智さん倒了一杯葡萄酒。

搭配著比手劃腳和筆談,
智さん談到自己對台灣的印象,
也對他們的日本之行深感興趣。

妻子雖然不諳日語,
但在智さん問道兩人怎麼會想來日本旅遊時,
一反常態主動秀出戒指,不失時機的道:

「It`s a HONEYMOON travel .」

他抿了一口酒,微笑著。

此時,
一陣談話聲從門口傳來,
兩名少女從戶外回到民宿,
很快的進入客廳中。

其中一人原本正高聲嬉笑,
看到室內的三人後,
先是有點拘謹的向兩人道了晚安,
接著熱情的向智さん打著招呼,
一面從提著的購物袋裡拿出晚餐。

另一人隨後走進室內,
溫和有禮的向兩人與智さん打了招呼,
從氣氛上,
可以看出她們二人應該與智さん彼此熟識。


「こちらは呉さんと黄さん,台湾からですよ~」
智さん很快向兩名女子介紹了他們。

表情溫和的少女隨即調整了姿勢,
正坐著向兩人鞠躬,自我介紹道:
「わたしは”えりか”です,
どうぞ宜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兩人隨即鞠躬回禮,
他側頭想了想,在筆記本上寫著,
一面向えりかさん問道:
「”えりか”は沢尻英龍華の”えりか”ですが?」

已經見識過他奇特聯想法的智さん大笑了起來,
えりかさん露出意外表情的點頭稱是,
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同伴,
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出來。

活潑的少女這時也一傾身,
手腕支在桌上,對他說:
「わたしは”あゆみ”です,
よろしくおねがいします!」

不用說,
當他露出詢問的表情,
在筆記本上寫出「濱崎步(あゆみ)」時,
現場又是一陣大爆笑......

Ch.05

四個語言不通的人非常熱絡的談著話,
智さん也已經添了第三杯酒,
時間慢慢到了10點多,
很特別的,這間民宿有著"熄燈時間"。
晚上11點後,除了寢室的燈以外,
所有大燈會關閉。

他們向彼此道了晚安,
盥洗後,各自回到了房間。

「今天好累啊~走了一天。」
妻子和他一起鋪好了綿被,說道。

「是啊,在本能寺原址成立消防隊真的好喜感。」
他忍俊不禁的說。



「今天的午餐好像還好,沒有前兩天那麼驚喜的感覺。」

「不知道是因為習慣了,還是那家真的比較普通?」





「今天特地繞去二條城,結果竟然閉園!」

「不要緊,我們明天坐公車再去一次吧。」





「話說晴明神社的繪馬和御守都好可愛...」

「我記得妳買了交通御守吧?」





「對,我記得你也拍了巫女吧?」

「............我其實是要拍妳啦,真的!」





「京都...是個不錯的地方呢!」

「是啊,多謝妳的安排呢!」

「不會,能和你一起來日本,真的很開心呢!」

「我也是唷~」

兩人聊著沒啥營養的話題,
緩緩的進入夢鄉。

2 則留言 :

匿名 提到...

本文的文眼是「格殺勿論」!(樂)

真實之道 提到...

沒錯,老師說重點要紅字加粗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