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非私小說-旅行:(終)京都 ==> 台北 (上篇)

Ch.00

某天下午,
她正忙著整理搬家後的行李。
女兒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幫忙"著。

「媽媽,這個女生是誰啊?」
正在看舊相本的女兒問道。


年幼的女兒抱著厚重的相本向她跑來,
看起來很吃力的樣子。

「別蹦蹦跳跳的,小心跌倒啦~」
她連忙走向女兒,彎腰拿起她手中的相本。

「這個是媽媽和爸爸在日本度蜜月的時候拍的照片啊。」
她微笑著回答。

「ㄇㄧˋ ㄩㄝˋ?」
女兒歪著頭,牙牙學語的重複她的話。
頭上的兩根沖天辮跟著歪歪倒倒,
臉上露出只有單邊的酒窩。


「媽媽,ㄇㄧˋ ㄩㄝˋ是什麼啊?」

「蜜月就是剛結婚的夫妻一起出國去玩呀~」

「好棒啊!我也想要ㄇㄧˋ ㄩㄝˋ去玩。」

「等到妳結婚以後,就會有自己的蜜月囉。」

「那我要什麼時候才能結婚~?」

「當妳長大,
遇見一個像爸爸愛媽媽那樣愛妳的男生,
妳就可以結婚啦。」

「ㄏㄚˊ~ 那不是還要等好久!」
女兒有點賭氣似的從媽媽手上把相簿搶走,
自顧自地坐下來繼續翻著照片。

「喂,妳不是要問媽媽照片裡的人是誰嗎?」
她好氣又好笑地在女兒身邊坐了下來。

好奇心重、反應快、沒耐性、
學習力強卻非常健忘、還經常沒大沒小,
她經常覺得女兒和他簡直是同一塊模子刻出來的。

.......

Ch.01

托前一晚民宿11點整準時就寢的福,
他神清氣爽的起了個大早,
傳統日本住宅的隔音設備不怎麼樣,
為了不吵到其他人,
他躡手躡腳地拿著盥洗用具來到客廳旁的洗手間。

走進客廳,
昨天晚上認識的一位日本研究生正在用著電腦,
長相斯文、性格溫和的男同學友善地向他問了早,
他回了禮,走進廁所,心想:
「果然全世界的阿宅都晚睡早起」


......


民宿中的住客們團團坐在客廳,
看著一道又一道富有日本家常風格的餐點送到他們面前。
這間民宿提供了和式早餐,
也是他和妻子相當期待的一個特色。


一群彼此不熟悉的人一同用餐,
會造成許多麻煩事。

在華人世界,
"最後一隻雞腿到底要給誰吃?"
是個重大的問題。

在日本,
"到底啥時可以開始吃?"
是個重大的問題。

剛起床,餓得正慌的他,
甫入座就拿起了筷子準備動手。
眼角瞥見眾人的雙手老老實實地放在腿上或桌上,
簡直像是來沖喜似的!

於是他硬生生假裝端詳著筷子上的花紋,
然後慢慢將筷子放回筷座上......

Ch.02

「和式的早餐份量不少啊!」
出了民宿,他有點驚訝地對身旁的妻子說。

「和義大利麵一樣,
屬於乍看分量很少,卻老是吃不完的那種料理」。
妻子頗感認同的點頭回應。

民宿位於京都郊區,
早晨的京都街道,
兩側的木造平房建築有種和式的寧靜感。

偶有老人從他們身旁散步而過,
但更多時候,街道上空無一人。

他們浸淫於這悠暇的氣氛,
漫步在小巷中。


幾分鐘後,
他們來到了今天的第一站:
-位於民宿後方的「北野天滿宮」-。


踏進天滿宮,
他立刻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轉頭一看,
妻子也滿是大惑不解貌。

「怎麼了?」
他試探性的問了,
一面想著妻子是否和自己感覺相同。

「沒什麼,只是覺得空氣怪怪的。」
妻子答道。

果然,他自己也這麼覺得。

兩人不以為意,
在天滿宮裡散步著,
善盡旅客應有的形象四處拍照。

一向對於景點背景知識一無所知的他這才發現:

「原來北野天滿宮是文昌廟啊!?」

天滿宮的祈願繪馬和御守幾乎都以學業為中心,
放置繪馬的地方更滿滿的全是「祈願合格」,
甚至還有台灣的學生路經此地順手掛一下,
台清交政大台科大等一應俱全,
讓兩人開了眼界。


越往裡走,他心中的疑惑就越甚。

空氣中瀰漫著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的味道。
並不難聞,但是顯然不應該在神社當中出現。

「好像鄉下曬梅乾的味道。」
身旁的妻子突然冒出這句話,

他大點其頭,

那種酸溜溜的味道總算在他腦中形象了起來。

果不其然,兩人走到一處廣場,
看見滿坑滿谷的梅子被放在竹籃裡、淺盆中、
甚至舖塊布直接放在地上,
原來這也是天滿宮另一個著名的特色,
每當黃梅時節,天滿宮就會出產大量梅乾。

伴隨著濃郁的梅香,
夏日的天滿宮倒也有幾分富饒之感。


Ch.03

由於在奈良"雨天遇難",
因此對日本公車司機信任度滿點的兩人,
此刻熟門熟路搭上往金閣寺的公車,
免去長途跋涉之苦。

原本以為通往金閣寺這種一級景點的公車應該人山人海,
但不知為何,他們在京都的兩天裡,
都鮮少在公車上遇見其他旅客。

更精確地說,很少遇到"外國"旅客。

下車之後可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
滿坑滿谷的遊客,
一大部分是金髮碧眼的洋人,
另一大宗則是來自其他地方的日本旅客。

沒有看到能使景點輝生蓬蓽的祖國同胞,
爽得悲痛得不可開交。


照例由"尚解人語"的他代表購票,
原先以為這種著名景點的入場費會非常驚人,
沒想到竟然只要四百日元,讓他著實非常滿意。

「這個入場券長得好酷啊!」
妻子愉快的拿起長得像符咒的門票比劃一番。


「你們把金閣寺的門票丟掉了!?
哎呀...那個真的是能用來保平安的符咒耶!」
回國後,他們的日本朋友頗為遺憾的說。

......

遊客雖多,卻仍保持著適當的音量,
無損此處幽靜的氣氛。

他們一面走著,
避開幾門對準金閣寺"喀擦"作響的大砲。

「青松倚綠水,白日耀金閣」

看著眼前的景色,他脫口而出。
說罷,不經意的看向妻子。

妻子側頭想了想,和道:

「惜哉秋至晚,楓紅人已歸」

他點點頭,半晌沒有答腔。
兩人就這麼平靜地看著湖水。

幾分鐘的沉默後,
他終於開口:

「妳那...有押韻嗎?」

「應該是沒有,不過不覺得很順嗎?」

「那倒是。」

離開湖邊,兩人繼續走著...


Ch.04

「!@#%$^#^%&%@#!$#$ ございます」

此刻,
他們坐在一間空調頗強的和室中。
淡淡的榻榻米香氣,涼爽的空氣,
讓走了一整個上午的他們暑氣全消。

眼前是一名身著和服的中年女性,
正用婉轉曲折的各種敬語和他們說話。

他心想,即便把她所說的用筆寫下來,
他大概也看不懂吧?

那名女性的語速並沒有因他們臉上的不知所措而放慢,
一面流暢而優雅的念著"台詞",一面轉著手中的茶具。
接著緩緩將兩份茶點放在他們面前。

接著深深的鞠了躬,女子離開了。


在一向貼心周到的日本服務中,
難得看到這種「不大以客戶為取向」的服務方式。
讓他稍微思索了一下。

......

「難道他們找不到會說英文的服務人員?
找不到活潑俏麗的正妹客服?
不知道他們眼前的國外旅客聽不懂他們說的話?

當然不是!

會在這裡用茶點的觀光客,在乎的就是『日本感』。
這些外國遊客,要的就是『聽不懂』!
有些時候,不那麼貼心反而是一種貼心。」

回國後,
穿著汗衫,手拿啤酒的他這麼說。

而這段短短的,
不到二十分鐘的"品茶",
在他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Ch.05

坐在往二條城的公車上,
兩人熱烈討論在金閣寺的見聞。

「不管在哪,許願池這招都很有效果」
妻子感嘆道。




「是啊,
妳可是把我們身上除了百元之外的零錢都丟光了。」
他喝著飲料,不失時機的吐槽。

「不過金閣寺上面那隻鳥好像太卡通了點。」
妻子轉頭望向窗外,平靜的換了個話題。


「我在經書上曾經看過『金翅鳥王』這種生物,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種。」
他將飲料遞給妻子,說道。

......

左為金閣寺、右為二條城

「唔唔,不愧是將軍的居城啊。」

他看著二條城內硬梆梆的庭園造景,
不禁感嘆將軍難為。
劍豪將軍足利義輝要是知道自己將來會被洋槍掃死,
大概會把練劍的時間拿來玩「有什麼關係嘛」遊戲。


走入室內,
一陣木造建築特有的蔭涼感向他們襲來。
未經多少雕飾的原木門柱讓他們相當滿意。

「喂喂...妳看旁邊那個外國大胖子,是不是有點眼熟啊?」

「還有那個身上只穿 100 公克布料的外國正妹,
好像也很眼熟。」
妻子忿忿然的小聲說著。

原來他們無意間和剛才在金閣寺遇見的外國團跑了相同的行程,
看著一群金髮碧眼的洋人表情木然的在御所中走著,
讓他不禁感到有點滑稽。

「相較於木製藝術,
西方人是不是比較喜歡石製藝術啊?」
他想起在金閣寺時,日本遊客步速不快,
時而舉起相機速寫幾張無人入鏡的風景照。

而西方遊客和為數不多的華人遊客,
往往在拍完「到此一遊」照之後,
就快速的向下一個景點移動,鮮有駐足留連之舉。

金閣寺尚且如此,二條城更不在話下。
嚴格說來,御所中除了富含古風的建築細節外,
能夠一目了然的「觀光特色」相當有限,
無怪乎西方遊人們越走越快,
甚至導遊還在講解時,團員就自顧自離開了。

一面避開從後"超車"的西方遊客,
伴隨著陣陣鶯鳴,他們信步走著......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