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1日 星期四

非私小說-旅行:(終)京都 ==> 台北 (下篇)


旅行是一種很個人的事情,
究竟"旅行的意義"是什麼?
只有旅人自己才能夠回答。

景點亦然,
什麼叫做景點?
什麼是"值得一看的東西"?
必須取決於旅人自己的認知。

所以現在他們站在餐廳門口,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
手腳發顫、冷汗直流。



這裡並不是什麼米其林三星餐廳,
只是京都大學的學生食堂。

沒錯,
這是他們計畫來到京都一定要跑的重要行程。


在他們的猜測中,
學校食堂的工作人員應對外國人的熟練度,
應該和商業區的店員天差地別,
因此,語言能力低落的他們,
對於能否拿回"可食用"的東西頗不樂觀。

京都大學食堂半自助的取餐方式,
更加深他們的手足無措感。

此時,打算腳底抹油另覓他處,
於是慢慢往食堂大門移動的他,
看見妻子露出堅定的眼神,
毅然走向食堂中的某一櫃位。

(輸人不輸陣啊!)

他心想。

受到奧爾良少女的鼓舞,
他策馬(?)回身,箭步來到人數最少的麵食類櫃位旁。

一面和身著食堂割烹(かっぽう)服的大媽交涉,
他用餘光關切著妻子的狀況。

發現妻子剛才的邁步前進竟然只是虛晃一招!
眼下她正站在一旁,
研究他如何與食堂阿姨對談(?),
以及取菜的動線和順序。


......

「太詐了...這招實在太詐了...」

一面吸著Q到不行的烏龍麵,
他憤憤不平的抗議。

「我沒有注意到你想溜走啊,
我還覺得奇怪,你怎麼突然衝得那麼快咧?」

啜飲著玄米茶,妻子一派天真無邪貌的回答。



「到底是學生餐廳,食物便宜得不可思議呢!」
吃到水果優格而心情大好的他評論著。

「不只是便宜而已,味道也還不錯呢...」
妻子撕開一個塑膠盒的包膜,附和道。

「咦?妳那該不會是納豆吧?」

「對啊,經常聽到卻從來沒有吃過,
想說機會難得就來試試看。」
妻子說著,看起來十分雀躍的樣子。

「嗯......」
這回換他喝著玄米茶,等待即將上場的好戲。

......

「我很同情第一個吃納豆的日本人。」
走在校園中,妻子突然冒出這句話。

「怎麼說?」
他問。

「他要不是味覺失常,就是真的餓壞了......」



......

把握在日本的最後一天四處參訪,
兩人回到民宿時已經精疲力盡。

草草梳洗之後,
很快進入夢鄉.....

Ch.07

隔天早上,
在同樣的方桌旁,民宿旅客們等待早餐送上。
和昨天的成員相比,
有人已經離去,有人初來乍到,
短短兩天,竟也有點離合聚散的惆悵感。



身為唯二的非日本人,
他們倆這段時間的行程成為餐桌上的重點話題。

聽到他們吃納豆時留下的慘烈經驗,
在場人士一致認為肇因於食用方法不正確,
恨不得現場找份納豆來示範給兩個人看看。

這時

工作人員從廚房含笑殷殷的出現

他和她很驚恐的發現早餐餐盤上放著一份納豆...



.......

「おいしいでしょ?」
獨自從關東來京都旅遊的女高中生殷切的看著他,問了。

「......あ!本当ですね!
ご飯と一緒に食べる...おいしいね!」
他用一口飯配一"粒"納豆,
說出了技術上看來有點微妙的肺腑之言。

傑出的演技顯然博得了現場觀眾的一致好感,
眾人臉上「這男人真漢子啊!」的讚許神情,
他盡收眼底。

當然,
妻子信以為真,
大口狠吃納豆後的哀怨表情,
他也沒有錯過...

談話中,
他們才知道席間那位女高中生來京都旅行,
最大的目的在於參觀昨日的京都大學新生說明會。


聽聞他們今天就要返台,
高中女生急急忙忙的離席回房,
將自己從京都大學買來的紀念品送給他們...



......

「竟然收到了總長咖哩...」
回程的路上,他感嘆道。

京都大學連續幾任校長各自有「代言」的特產,

除了咖哩調理包、咖哩麵包、甚至還有啤酒!
內容之廣泛讓他們倆相當吃驚。

「日本人,真的好會作生意啊...」
妻子一面盤點著行李,一面說。

克勤克儉精算旅費的妻子,

顯然對於自己在一路上眾多紀念品中:
「萬般花叢過,片葉不沾身」的高貴情操頗為滿意。

「日本服務業...真不是人幹的!」
他雖久聞日本客服素質之高,
但親眼所見後仍然大為感動。

「嗯,幸好人生第一次自助旅行是來日本。」

「下次,再一起來吧?」

「嗯!」

「下次結婚蜜月時再一起......噗啊!」

早就預測到他無聊笑點的妻子,
準確無誤地用手敲了他的腦袋一下。

揉著額頭,
他和妻子一同笑著...


謝謝妳
娶妳為妻
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

在回程的班機上,
他心想...


Ch.00

「媽媽,我知道了,
這張照片上的姐姐是日本人......」

「但是另一張照片,

妳旁邊那個沒看過的叔叔是誰啊?」

傻孩子
他就是妳爸爸呀

她撫著女兒滑順的頭髮,

無比溫柔的微笑說著。

然後落下淚來


Fin.





沒有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