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非私小說-武山的故事:不值一文的鑽石


我從床上掙扎著醒來。
腳一落地,寒氣從腳底滲入頭頂,
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在盥洗室中洗臉,
回想起那個令人不快的夢。

.........


夢境發生在下著細雪的晚上,
我站在城裡一個不起眼的小角落,
只有微弱的煤氣燈光落在我身上。


街道深處,
一個衣衫襤褸的小孩倚著垃圾躺在地上。
手中玩弄著什麼物事,一面看著我。

.........

盥洗完畢,我換上便裝,
提著裝有小說原稿的手提包,
打算搭乘頭班車到神田的出版社去。

走出家門,冷風不住的颳,
我縮起腦袋,走在微明的夜道上。

.........


那孩子看起來又冷又餓,氣息奄奄。

我向他走去,
丟了一張小額鈔票在他面前。

抬頭看了我一眼,
兀自玩著手中的物事。

我提醒他:

「把錢收好,去吃點東西吧。」

孩子看著我,搖搖頭,說:

「我不需要錢,我已經很富有了。」

.........

坐在車上,
我想著自己的原稿,
是現在最時興的偵探小說。

看著車窗外的景色飛過,
我想起福爾摩斯能夠從路燈數量計算里程,
又從福爾摩斯想到貝克街偵探團,

彷彿被什麼引導著,
思緒回到了夢裡的孩子上。

.........

我不了解他的意思,只好呆然不動的看著他。

他將手中的物事稍稍舉起,
不知是因為神秘、還是因為虛弱,他小聲的說:

「你看,這裡面裝滿了鑽石呢!」

我湊近一看,
那是一個小小的玻璃球,
球中裝滿了水,還有棟小城堡,
裏頭有著許多塑膠渣,
一搖晃,塑膠就會像雪一樣在球中翻騰。

換句話說,是個很普通的小玩意兒。


我搖搖頭,告訴他:

「那不是鑽石,那是塑膠粒。」

他沒有回話,只是盯著我,
眼神中帶著理所當然的責備,
彷彿我剛剛說了什麼無知至極的話。

我不禁心虛,打算把球拿來仔細看看。
手才伸出去,孩子將球一藏,神情充滿了不信任。

.........

下了車,太陽剛剛升起,
滿地金黃,如同夕陽一般。

我走進了一棟三層的樓房,
出版社的辦公室就位在頂樓。

一樓傳來濃重的油墨氣味,
忙碌時,他們一向不眠不休。
機器運轉的聲音迴盪在走廊上,
我緩緩走向通往二樓的階梯。

.........

「不用擔心,我不會搶你的球。只是想看看而已。」

我柔聲柔氣的說著,盡力露出溫和的笑容。

那孩子警戒的將球慢慢交給我,
一面端詳我是否有不軌之舉。

我將球對著街旁的煤氣燈光搖了幾下,
裏頭的塑膠片果然激盪起來,
夾雜著天上的雪片飛舞在空中。
煤氣燈光映在玻璃球上,
讓我的眼睛有點刺痛。

我再次肯定,
那當然不是什麼鑽石,而是普通的塑膠粒。

將球重新交還給他,我說:

「那不是鑽石我看過真正的鑽石,
不像你玻璃球裡的那樣。

.........

二樓長廊兩側,是出版社的臨時宿舍。
每逢加班,職員們就輪流到二樓休息。

幾個認識的職員從我面前經過,
無精打采的和我打了招呼,
拖著沉重的腳步走進房裡。

「是個硬活兒吧?」

我試著向迎面而來的山田開了玩笑。

呵呵...」

山田答以不知是呵欠還是乾笑的聲音後,
回到了房裡。

我不以為意,來到長廊盡頭的階梯,向三樓走去。

.........

「這是鑽石!」

孩子虛弱卻堅定的說著,
眼神直盯著我,惱怒著我的無知。

「誰告訴你這是鑽石的?
你一輩子也沒看過真的鑽石!」

夢裡的我幼稚的和他爭辯著,
非證明他錯了不可。

「媽媽把這顆玻璃球交給我的時候,
親口告訴我這裏面裝的,就是鑽石!」

因為激動,他蒼白的臉上泛起了微微潤紅,
乾瘦細小的胸口起伏著,喘著氣。

「你說那是鑽石?
那好,你既然有那麼多鑽石,
何不賣掉一個,你就不用在這裡挨冷受凍了!
有人拿錢跟你買這些鑽石嗎!」

我理直氣壯的步步進逼,
看著那孩子的臉色由紅轉青。

「...這鑽石...沒辦法賣錢。」

他露出極憤恨的表情這麼說著。

「啊哈,那不就得了!
因為那個根本就不是鑽石嘛!」

我彷彿抓到什麼了不起的語病似的,
得意洋洋地道。

「不...這是鑽石。
只是,是不值錢的鑽石...」

那孩子用盡力氣似的靜了下來,
以這句話作為他的結論。

.........

「先生,你的原稿我已經看過了。」

「太好了,您覺得如何?」

「說來可能有點失禮,
但是先生您對小說似乎不大在行啊!」

「咦?貴刊之前不是才向我邀短篇小說的稿嗎?」

「啊...您是說那個啊!
勞您費心,後來佐藤先生在院中突然痊癒。
將病中幻象寫成小說二十篇,
終於趕上本期的付印。」

「也就是說...」

「您的大作敝社珍而重之保存,以待他日之用。
社長原本還振振有詞說:
『沒用他的稿,怎麼能給稿酬呢!』

「那怎麼行!這可是你們主動提出的要求啊!」

「當然當然,在下畢竟也是個堂堂男子漢,
替您向社長力爭之後,
才讓社長點頭交付了半數稿費。」

「半數...」

「佐藤先生入院又火速出院是意外中的意外,
因此雖然只有半數,
但也請先生您姑且就當作平白得來的外快吧。」

『平白得來』
雖然只有五百字不到,
但也是我費盡心思在半小時內完成的作品......」

「先生說的在下了解。
正因為體諒先生的嘔心瀝血,
才有半數稿酬可支啊。」

「......」

「先生若是不滿意,不妨將稿件取回去,
稿酬之事就當在下一廂情願。」

「......」

「看來先生是接受了,非常明智。
不過您今天帶來的大作嘛...
似乎不大適合敝社刊登呢。」

「你有什麼意見就說說吧,我再看看怎麼修改。」

「簡單來說:情節冗長、技巧呆板、敘事平淡,
先生對於小說創作還得再增些火侯才行啊。」

「......」

「別那樣恨恨地看著在下,
在下一路和您奮戰至今才敢斗膽,
實話實說為諍友之舉,還請先生不要見怪。」

「......」

「遠道而來辛苦了,
您慢坐,我再吩咐人幫先生倒茶。」

「......」

「如何,先生要再來點茶水嗎?」

「不用,我要離開了。」

「這樣啊...那麼,先生請慢走。」

.........

夢中的我再度經過那條巷子時,
孩子依然躺在原本的地方。

不用太近,就看得出他已經沒了氣息。

我來到他身邊,
蒼白的臉龐、雙眼緊閉,
蠟黃的手指緊握著那個玻璃球。


他笑著

他是笑著死去的

直到死前

他都相信玻璃球裡的是鑽石

4 則留言 :

匿名 提到...

這篇太痛了,看完心頭好沉重!格主的原創很有意思。

真實之道 提到...

謝謝,我自己也很喜歡「武山的故事」這個系列

路過 提到...

可能是有些羨慕的吧,至少孩子從不認為,手裡緊握的是廉價的塑膠紙。

我喜歡這系列,長一點的故事可以看到更多細節的鋪排。

真實之道 提到...

這是我花最多時間寫、最想騰出時間寫,但讀者反應最冷淡的系列(笑)。
而本篇也是我個人排名中的代表性作品,非常高興在這裡看到您,期待您的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