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午後的文學課程:語句的蒙太奇( Montage )練習



下午四點,室外下著大雨,
教室內稀稀落落的坐著幾個學生,

有的打著呵欠,
慵懶地在筆記本上塗鴉。

或是坐在教室的最後,
專心一志的滑著手機。

當然,
更多選修此課的學生正在宿舍中呼呼大睡。

大雨並非教室人丁稀落的主因,
他的課,本來就乏人問津到幾乎要捲舖蓋的程度。

不巧,

學校將他的課程與隔壁的靡菲斯托(Mephistophefes)放在同一時段,
更讓他的修課業績降到谷底。


有別於靡菲斯托總是一派時尚打扮出現,

肆無忌憚的毒舌風格,
常擄獲一干青年學子的心。

他不論在氣質或是外型上,

都毫無使人心生嚮往的要素。

你看,
他頂著大雨走進教室,
稀疏的白髮交纏在透著水光的禿頭上。
濕透了的皮鞋踩在地上發出可笑的吱吱聲,
身著舊式西裝外套,
肘邊的兩個補釘更顯窩囊。

他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教室內理應出現卻未出現的學生,
撥了撥額前滴著雨水的頭髮,
從皮包裡拿出一張大圖,貼在黑板上。






「這是在1910-1920年間,
由俄國導演Lev Kuleshov 進行的Kuleshov 實驗。」

「你們看到這三個男人的表情,
對照旁邊的圖片,能不能感受到男人的心情呢?」


「這種透過鏡頭切換隱含另一寓意的作法,
在後世就被稱作『蒙太奇 (montage) 』。」

「蒙太奇,能不能被用在文學上呢?」


「不是,我指的並不是那樣的蒙太奇。」

「你仔細看上面這張圖,
不管觀眾擅自代入那個男人怎樣的情感。」

「都沒有改變那男人『什麼都沒想』的事實。」

「也就是說,不變的男人『好像想了什麼』的錯覺,

決定在後半句變動的畫面上。」

「文學上,是不是存在著這樣『百搭』的句式呢?」

(眾人沉默)

「事實上是有的!」
教授眼中散發著光芒,
無比熱情地看著底下的學生。

「你們知道這篇漫畫吧?」

 

「在此句式中,
國家也是一樣』就是那張男人的臉。」

「若消去第一張圖中的男人的臉,
僅僅播出少女、食物、女子,
觀眾並不會感受到飢餓、悲傷等情感。」

「同樣的,若是缺少『國家也是一樣』這句話,
其前句的連綴就會失去格言式的含意,
這不正是一種蒙太奇嗎?」

底下的學生似乎被引起了興趣,
彼此低聲交談著。

「同學們,
在語句的鋪陳中,
還有哪些這類蒙太奇的例子呢?」

他熱切的看著底下的學生們,

等待他們回應。

其中一個學生似乎說了什麼,

引起旁人的竊笑。

「那位同學,你想到了什麼答案嗎?

不用客氣,快說說看!」

那名學生抓了抓頭,訕笑著:

「是您要我說的喔,到時可不要怪我。」






隨著他的發言,

教室內所剩無幾的學生發出了轟然大笑。

他完全不了解這名學生所說的意思,

更不知道眾人在笑些什麼。

那名學生沒有解釋的意思,

聳聳肩,自己坐了下來。
教室又恢復了一片沉寂。

被眾人隔絕在外的他顯然有點尷尬,

一如往常的,沒有任何其他人發言。

他看著講台下滑手機的學生們,

剎那間覺得自己才是應該離開教室的人。

此時下課鈴解救了他的無助。

他趕忙對學生們說:

「沒關係,下個禮拜,

大家把自己想到的句式交上來,當成期中成績。」



一星期後,他走進空無一人的教室,

發現桌上放著一張字條,筆跡來自他很熟悉的靡非斯托教授:


立論確實新穎,但,僅此而已。

4 則留言 :

Echoes Jou 提到...

你好,我是從這篇文章被吸引進你的網誌裡參觀,這幾天有時間便爬爬文,蠻喜歡你的短篇風格,文字很洗鍊,感情卻不含糊,所翻譯的意味怖也是相當有意思的文體,之前未曾接觸過的,讓我收穫不少

這篇蒙太奇裏頭的梗很棒,忍不住嘴角牽動,在這樣的字數裡能安排如此結構我真的覺得寫得很好,很有趣

真實之道 提到...

客氣了,個人作品的部份能得到閱覽十分高興,
靡菲斯托系列也是我相當喜歡的部分,感謝您的鼓勵。

話說回來,您的個人blog也相當文藝啊!!XDDDD

Echoes Jou 提到...

讓真實之道兄見笑了,寫些現實生活沒人看的東西而已,這世道還是美食與旅遊部落客當道,看您字裡行間透漏的似乎為文字工作者,能如此堅持寫作,相當厲害呀!有幾篇我看了也有些感觸,無奈時間有限,每天夜裡能做的事有限,有機會再慢慢與您分享

真實之道 提到...

每天在網路上刊載的資訊以億萬計,沒人看是常態。
美食與旅遊部落客花在攝影機和實際消費的資源,值得他們得到更大的關注。

我僅是將腦海中的幻夢編織成網以度過昏昏終日、人見人厭的蜘蛛而已。

文字工作者差遠了,就憑我這本事想靠寫作吃飯恐怕得連累全家餓死(大笑)。

期待您的分享,哪怕隻字片語也是對我的一大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