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0日 星期五

一對年輕夫妻:驚異大奇航



寬廣的通道中,人流綿延不絕,
正將一車車物品拉往前方,
一列靠左,一列靠右,
彷彿高速公路般秩序井然。

在眾多矮小的挑夫裡,
兩名身形高大的戰士,漫步在行列旁。

「這裡真是熱啊,我待過不少地方,
就屬這裡熱得嚇人。」

「哈哈,我剛從下面回來,
現在反而覺得滿涼快的。」

「你之前在下面?
聽說那裡情況不太好啊?」

「糟透了,敵人在那裏燒殺擄掠,
我們的人一到,他們就躲回洞裡,
外觀掩蔽的極好,不靠近根本看不到。」

「那怎麼辦?」

「只好一個一個洞檢查囉,速度很慢又麻煩。
有次我和另一個傢伙一同掃蕩,
他選了我旁邊的洞,才一翻開,
敵人馬上跳出來,跟那倒楣鬼來了個同歸於盡。」

「有夠衰。」


「總部也混蛋,下面狀況差成這樣,
他們還盡往外面找軍火,結果全給敵人截去了,
現在底下狀況一天比一天差,我看前途不樂觀啊。」

「聽你說完我心都涼了,
下一梯次就換我到下面去啊!」

「......那你多保重啦。」

「媽的,是不是要考慮一下請調...」


"轟"


一陣巨響,通道突然爆炸,
裂出一個偌大的口子,
空氣、通道中的液體、挑夫、戰士、
連同那個下周調職的倒楣鬼,
全部被那裂口吸了出去!

僅剩的戰士抓住身旁貨車,勉強穩住身形,
雖然向外流動的勢頭漸緩,
但仍不斷有人被吸出通道。

只有戰士們能夠站穩,
比較瘦弱的挑夫們拉住身旁的東西大聲呼救,
一面抵抗向外的大氣壓力。

貨物灑地,哀鴻遍野,
一場混亂當中,從缺口處飛入大批生物。


一團肉色泥巴直接打在某個倒楣的挑夫臉上,
搬運工叫聲淒厲,泥巴觸及之處發出濃煙,
強酸將挑夫燒了個面目全非。

另一個怪物長著黑色斑點,振翼從外面飛入,
在眾多輜重間遨遊翩翩,雙翼奇銳,
數人分筋錯骨,斃命無數,
剩餘者遍地打滾,慘叫連連。

一時間,通道成為屠場,生靈塗炭,
手無寸鐵的挑伕驚恐萬狀,四處逃竄。

(媽的)

戰士一咬牙,往前邁步,掏出懷中兵器,
刺進眼前附在挑伕身上的藍色黏液,
黏液一震,由藍轉黃,結成硬塊,
片片從挑伕身上脫落。

正欲扶起挑伕,沒想到對方張口就咬,
戰士急忙跳開,只見挑伕雙眼血紅,直流口水,
一反平日溫和敦厚的樣子。

(慢了一步,這人沒救了)

戰士無奈的一反手,削去對方的腦袋,挑夫頹然倒下。

越來越多敵人入侵,
他勉力對付,逐漸感到力不從心。

倉惶間,一隊友軍從遠處而來,
他急忙跑去與他們會合。

「破洞在哪裡!?」

友軍隊長張口問道,無視於他的遍體鱗傷。

「你再往前就看得到了,援軍在哪裡?」

他擊落從身後飛來的敵人,艱困開口。

「瞭解了,請你掩護我們進行修補。」

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隊長向身後的隊員作了個手勢,
眾人提著資材,壓低身形,往破洞跑去。

「你們就這麼點人?
那個破洞就算十倍人都不夠!」

他不可思議的問。

「暫時就是這些人,剩下的還在趕來。

隊長回答。

他看著為數稀少的工人進行徒勞無功的修補,
搖搖頭,回身向其他戰士趕去。

剩餘的部隊重整隊形,
堵在破口附近,和從外面蜂擁而入的敵人進行激戰。

修補隊在砲火下一面抵擋向外的吸力,
一面迴避敵人的攻擊,拼命進行作業。

不知為何,原本漸趨穩定的氣流又突然一震,
群聚在破口附近的敵軍、友軍、挑伕、戰士,
通通被吸出破口,通道中出現短暫的淨空。

然後更多的敵人從門外湧入、
從遠處到達的戰士們列隊作戰、
增援而來的工程隊擠到破口旁,蝸步修補......


======================

偌大的空間中,擺滿各種儀表,
無數電線裸露在空中,綻放藍色、紫色光芒,
不時有火星濺落,打在地上。

司令官站在儀表前,狀似思索,等待著什麼。

一會兒,大門被重重推開,
一名樣貌精悍的矮子走進室內,
把手中檔案往桌上一丟。

「報告在這裡,你慢慢欣賞,我要回前線去了。」

精悍男子語畢,二話不說,立刻轉身要走。

「慢著,臉部戰場的狀況怎樣了?」

司令官-或是說大腦-開口。

「正在控制中,狀況很差。」

前線指揮官-也就是腦幹-頗不情願的回答。

「發生什麼事了?」

「就我所知,主因是臉部表皮被利器割破,
造成出血與細菌感染,目前雖然增派了部隊,
但臉部地處偏僻,援軍趕到還要一段時間。」

「原來如此,但"他"似乎覺得止血的速度太慢了啊...」

「"他"真好意思!你倒是幫我問問"他",
幹什麼連刮鬍子都能刮傷臉!」

「欸欸,別對"他"不禮貌...」

「那好!我來對你不禮貌,
你人是怎麼顧的!讓他連刮鬍子都受傷?」

「呵呵呵.....」

「你這淨吃飯不幹事的傢伙別在那怪笑。」

「今天火氣比往常大啊?肝臟戰線很緊張?」

「如果你這個廢物繼續沒辦法阻止"他"把酒精放進身體裡,
情況還能更緊張!」

「呵呵呵,我嘗試過了:
圖片、文字、對死亡的恐懼與好奇心,
我讓"他"搜尋了酒精性肝炎與肝硬化,
"他"什麼都知道,但就是沒反應。」

「......果然是個無能的傢伙。」

「所以我在想...
也許攝取酒精這個行為是反射神經的範疇...?」

「意思是我害的!?你他媽要不要臉!!」

「我只是指出有這樣的可能性,要來點茶葉鹼嗎?」

「不必!我要走了。」

腦幹一轉身,走向大門。

「急著回前線?」

「我沒你那麼好命,整天無所事事。」

「血很快就會止住了。」

大腦突然冒出這麼一句。

腦幹沒有回話,只是停下了腳步。

「我讓"他"去買了OK繃。」

大腦悠然而道。


「...............多事。」


腦幹沒有回頭,逕自離開司令室。


======================


「這樣就好了~」


便利商店裡,
妻子替粗心的丈夫貼上膠布。

丈夫下意識的摸了繃帶下的傷口,
不知為何,感到某種特殊的暖意。

4 則留言 :

匿名 提到...

很有趣剛開始還以為是科幻故事,結局讓我聯想的你我也有可能是某個超大生物體內的……,

真實之道 提到...

看過MIB星際戰警嗎?
我們的整個世界也許只是某個中央車站的其中一個置物櫃。

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文章,
更高興您留了言。

張策軒 提到...

驚異大奇航,看到驚異大奇航就破梗了XD,不過此篇的梗只是調味,各種細胞器官的擬人化,還有對於戰爭的敘述都是很棒的,我喜歡這篇

真實之道 提到...

看見「驚異大奇航」就懂得人也並不那麼多(笑),
那畢竟是有點年紀的捏他了。

在構想中,本篇應該是系列作,敬請期待。
(斷尾Flag)